第一次听,在睡不着的夜里;

第二次听,在烟熏火燎的厨房里;

第三次听,忙碌后的小憩,喝着淡茶,听着听不懂的粤语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老爸,我爱你。

丁香季

浮云半书,情暖一世

裴昀,一袭白衣,风流洒脱,胆识过人不靠谱,不正经起来看不见心肺;叶铿然,俊美挺拔,武功高强,不拘言笑太严肃,正经得如同一块花岗岩:就这样性格气质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却并肩而行肝胆相照。

男女之爱,非要说出口方见得彼此心意,兄弟之情,却只需心照不宣你知我知。山一程水一程,这一路走下来,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又意料之中的故事,每一个故事背后,都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。

天地,有乾坤阴阳之道,人间,有正邪善恶之别,命运,有吉凶幸厄无常,唯有人性却无法一眼洞穿。人性没有非黑即白,所以眼前这世界才五颜六色。有人说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淮北则为枳,当命运摧残击打,把人推向绝望,心就会变得冷漠,当生存的空间狭窄到只有扭...

是英雄,就该欢乐!

       古龙的书,比较有名的可能是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,《楚留香传》,《陆小凤》,《绝代双骄》,《明月弯刀》,甚至《七种武器》,《铁血大旗》;《欢乐英雄》实在算不得古龙声名远扬的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所谓“声名远扬”的意思是,即使不是古龙迷,但凡看过几本武侠小说的人都应该知道的几个名字,比如小李飞刀李寻欢,风流香帅楚留香,四条眉毛的陆小凤,跛足刀客傅红雪,恶人谷长大的小鱼儿,愤怒的小马,诡计多端的王怜花.…“郭大路”,裹挟在这些名人当中,实在是太不起...


生命在秋风落叶里飘

随便百度,与徐志摩有关的词条必定与浪漫,女人,情史有关。世人注意到的永远是那几首“隽永”的情诗(我也是如此,网上传散的也如此),他与女人的八卦情史:他的狠命追求(林徽因),他的薄情寡义(张幼仪),他的红颜祸水(陆小曼),以至没人注意到他英年早逝(35岁)依然能在文坛上获得如此尊崇地位的原因。

徐志摩的情诗耐人寻味,他的散文功力却丝毫不逊于甚至更强于情诗。徐志摩的散文,颇得西方文化的影响,完全不需要中国式的含蓄,他的情绪饱满热烈,行文奔放又不乏细致。中国画讲究留白,中国诗讲究意境,而徐志摩的散文,自称“跑野马”,要把眼前的画布填充得满满当当,宣泄得如洪水泛滥。

徐志...

《八骏图》读后感

沈从文的文字虽然看的不多,但相对于别的作家来说,也算读过不少,习惯了他用平淡和缓的口吻讲述湘西的山水湘西的人事,习惯了他浅浅的哀愁与繁茂的生命,于是,读这本《八骏图》时,便有了陌生的磕绊之感,仿佛你见到一位熟识女人的俏丽背影,张嘴想叫她的名字,却又因为完全不同的发式、服饰,甚至走路时扭动的腰肢,而疑心自己认错了人。《八骏图》就是这样一位让人似曾相识又不敢相认的女人。

上世纪初二、三十年代,中国文坛或者说中国的文学艺术正大力推崇外国文学,许多国外的小说、诗歌、思想意识、政治观念都给带到中国来,几乎所有写字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,我想沈从文也不例外。《八骏图》将一种(或种种)微妙的无法在脸...

在感情的世界里,可以执着,不要倔强。-《前任3》观后感

天门冬,窄窄的叶,小小的花,白嫩嫩的娇滴滴的惹人怜爱。花儿是一串串地开,幽幽的香,却很难授粉。我一直没弄明白,它是风媒还是虫媒,只知道放在户外晒在阳光下才可能幸运地捡到几粒种子。家里的这盆天门冬是三哥给的种子,养了好几年,年年开花却从未结籽。周末收拾窗台,挪动花盆,意外看到这颗躲在后面的种子孤零零地挂在枝头。我小心地把它安排在一个妥帖的位置,希翼它真的可以自然落地,明春生根发芽。我想起夏日曾特意打开相对的窗户,引来流动的风,也许?

沈从文的文字虽然看的不多,但相对于别的作家的也算读了不少。并没有太注意我曾经读过的那些文字的时间,不能对这种文字风格的变化有何种猜想,家里有好几本沈从文的文集,晚上回家记得翻一下发表时间。从《八骏图》来看,文风还蛮像外国短篇小说的(虽然我外国小说也看得极少),与沈从文被人熟悉的文字风格并不相同。我想,上世纪初的二三十年,中国文坛或者说中国的文学艺术正大力推崇外国文学,许多国外的小说,诗歌,思想意识都给带到中国来,几乎所有的文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,我想沈从文也不例外。《八骏图》将一种(或种种)微妙的无法在脸上身体上窥探出一星半点儿的心理,曲径幽深地坦露在读者面前,这种写法固然是含蓄,但中国式的...

《缝纫机乐队》还不错,故事完整有笑点有细节有窝心有情怀。关键歌儿都好听。喜欢听歌的推荐去看看。

网上搜徐志摩,蹦出来的一定是情史,情诗,与若干女人的八卦。
他脍炙人口的诗,温柔多情,是情人之间的倾诉。可,他另一些诗(为数不少的),却如狂风暴雨般冰冷,大海翻滚般猛烈,握在手里的匕首般尖利。
另:试用有道笔记的手写功能。

005

网上买的衣服邮到了,我让小熊穿上试试,不行就赶紧退。小熊先试了件白色的,啧啧称赞了一番,又试了件黑色的,对着镜子左照又照,感慨道:真帅呀!妈,你说我是不是衣服架子!

我实在无言以对。

004

和小熊一起看《中国新歌声》。有个女学员说她最喜欢爸爸妈妈。

小熊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怪叫:还有人最喜欢爸爸妈妈?!!

我瞪了他一眼:那你最喜欢谁啊?

小熊马上赔笑道:嘿嘿,我当然也是最喜欢爸爸妈妈了,特别特别喜欢。

人生之于历史,犹如直线上一点,绝大部分的“点”,在无限延长中忽略不见,而有一些个“点”,历久弥新,越发显现一种固执的稳定的韧性,终在历史长河中,留下让人无法忽视的坐标。

003

我:儿子,在你班有喜欢的女生吗?
小熊:你无聊不无聊啊?
我:那如果你以后找女朋友,喜欢性格好的还是漂亮的?
小熊:当然是漂亮的了。
我:那如果漂亮的女生脾气大怎么办?
小熊:忍着呗。
我说给熊爸听,熊爸说,我的傻儿子哟,还是小孩儿的心呢。

明月几时有

网评两个极端:有人给五⭐,赞美之词溢于言表;有人给一⭐,说无笑点无泪点数次看表。我想,给一⭐的童鞋应该是没看过许鞍华导演的片子吧,她的片子几乎没有惊心动魄,平淡得如同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。不是只有前仰后合才是笑,也不是只有抱头痛哭才有泪,更深沉的感情是藏在心里的,你能看见平静无垠的大海,却听不到大海深处的呜咽澎湃。何况,在炮火纷飞家国不在的年代,痛与悲,都是奢侈。周迅的演绎,细腻饱满,而梁家辉,让人忘了他是个演员。以此,向历经沧桑坚忍不屈的祖国,致敬!

002

我说儿子,今天语文课好好记,**又请假不去了,她妈妈管你借笔记。

儿子乐不滋地说:还假装借啥笔记呀,就是想一睹我的风采呗。

我说是,睹你风采,你好好记,好好展示下你的风采。

小熊摇头晃脑美起来了:我的笔记不一般呀不一般。这次也就算了,以后要收费的。


001

一道动滑轮与定滑轮的物理题没有蒙对,小熊嘲笑我说:

妈妈,你减肥先从减脑细胞开始的吧!

© 漂亮巫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