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北人吃南瓜,还是很简单粗犷的:切成大块,一丁点儿油,炒两下,加水,加一小撮虾皮(讲究点的加海米,小螃蟹等),咕嘟咕嘟炖熟就可以吃了,继续炖到特别软糯,汤少甜度大也非常好吃。我这碗是最简单的吃法。
南瓜跟土豆一样淀粉含量高,可以做主食,南瓜功效不少,可以百度。

角山明长城

岁月静好

萍踪侠影

平生看的第一本武侠小说是小学四年级看的《萍踪侠影》,当时书很破旧,没有封面,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书,初中重读才知道。梁羽生的这本书对我影响非常大,以至于在几乎所有女生看琼瑶时我看的是武侠。张丹峰也成了我的白马王子,并热切地盼望着他与云蕾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对他们双剑合璧的神奇充满向往,郭靖的小红马也比不上照夜狮子马的地位,还有黑白摩诃怪诞义气,以及精忠卫国,祸国殃民的各色明朝太监大臣,总之,梁羽生的《萍踪侠影》仿佛初恋,我把所有对武侠的美好记忆都给了它。

我是一只小熊。一只爱干净,爱穿漂亮衣服的小熊,长得又瘦又高。很健美。我可不像别的熊,棕色的毛团,肥肥壮壮,笨的要命!

我喜欢在雪地上打滚,两脚蹬在空中;我喜欢甩着胳膊,在绿色的草地上散步。我一直不会骑自行车,怕痛,多没出息,我一定要学会骑它!现在,我已经大街小巷的骑个遍。

我热爱生活,我很快乐,有时双手交叉胸前美滋滋地自言自语。我已经是高中生了,我要认真学习。要读好的大学,做一只有用的熊!

熊谏言:太后闲来无事,可寄情厨艺,提升技法,自娱自乐,岂不美哉?本宫点头:吾儿体贴,越发懂事了,真乃心有灵犀,今仿古方制食一道,曰“蒜香蜂蜜鸡腿饭”,吾儿品评一二?熊食指大动,频频点头,赞“回味无穷”四字!

大儿子长大了

儿砸,生日快乐!

儿砸,今天是你的阳历生日。往年娘亲都会为你写点什么,今年不了。送你两个字吧:守拙,望你从今往后脚踏实地好自为之。你的背影渐行渐远,娘亲和爹地一直在后面看着呢。

第一次听,在睡不着的夜里;

第二次听,在烟熏火燎的厨房里;

第三次听,忙碌后的小憩,喝着淡茶,听着听不懂的粤语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老爸,我爱你。

丁香季

浮云半书,情暖一世

裴昀,一袭白衣,风流洒脱,胆识过人不靠谱,不正经起来看不见心肺;叶铿然,俊美挺拔,武功高强,不拘言笑太严肃,正经得如同一块花岗岩:就这样性格气质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却并肩而行肝胆相照。

男女之爱,非要说出口方见得彼此心意,兄弟之情,却只需心照不宣你知我知。山一程水一程,这一路走下来,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又意料之中的故事,每一个故事背后,都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。

天地,有乾坤阴阳之道,人间,有正邪善恶之别,命运,有吉凶幸厄无常,唯有人性却无法一眼洞穿。人性没有非黑即白,所以眼前这世界才五颜六色。有人说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淮北则为枳,当命运摧残击打,把人推向绝望,心就会变得冷漠,当生存的空间狭窄到只有扭...

是英雄,就该欢乐!

       古龙的书,比较有名的可能是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,《楚留香传》,《陆小凤》,《绝代双骄》,《明月弯刀》,甚至《七种武器》,《铁血大旗》;《欢乐英雄》实在算不得古龙声名远扬的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所谓“声名远扬”的意思是,即使不是古龙迷,但凡看过几本武侠小说的人都应该知道的几个名字,比如小李飞刀李寻欢,风流香帅楚留香,四条眉毛的陆小凤,跛足刀客傅红雪,恶人谷长大的小鱼儿,愤怒的小马,诡计多端的王怜花.…“郭大路”,裹挟在这些名人当中,实在是太不起...


生命在秋风落叶里飘

随便百度,与徐志摩有关的词条必定与浪漫,女人,情史有关。世人注意到的永远是那几首“隽永”的情诗(我也是如此,网上传散的也如此),他与女人的八卦情史:他的狠命追求(林徽因),他的薄情寡义(张幼仪),他的红颜祸水(陆小曼),以至没人注意到他英年早逝(35岁)依然能在文坛上获得如此尊崇地位的原因。

徐志摩的情诗耐人寻味,他的散文功力却丝毫不逊于甚至更强于情诗。徐志摩的散文,颇得西方文化的影响,完全不需要中国式的含蓄,他的情绪饱满热烈,行文奔放又不乏细致。中国画讲究留白,中国诗讲究意境,而徐志摩的散文,自称“跑野马”,要把眼前的画布填充得满满当当,宣泄得如洪水泛滥。

徐志...

《八骏图》读后感

沈从文的文字虽然看的不多,但相对于别的作家来说,也算读过不少,习惯了他用平淡和缓的口吻讲述湘西的山水湘西的人事,习惯了他浅浅的哀愁与繁茂的生命,于是,读这本《八骏图》时,便有了陌生的磕绊之感,仿佛你见到一位熟识女人的俏丽背影,张嘴想叫她的名字,却又因为完全不同的发式、服饰,甚至走路时扭动的腰肢,而疑心自己认错了人。《八骏图》就是这样一位让人似曾相识又不敢相认的女人。

上世纪初二、三十年代,中国文坛或者说中国的文学艺术正大力推崇外国文学,许多国外的小说、诗歌、思想意识、政治观念都给带到中国来,几乎所有写字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,我想沈从文也不例外。《八骏图》将一种(或种种)微妙的无法在脸...

在感情的世界里,可以执着,不要倔强。-《前任3》观后感

天门冬,窄窄的叶,小小的花,白嫩嫩的娇滴滴的惹人怜爱。花儿是一串串地开,幽幽的香,却很难授粉。我一直没弄明白,它是风媒还是虫媒,只知道放在户外晒在阳光下才可能幸运地捡到几粒种子。家里的这盆天门冬是三哥给的种子,养了好几年,年年开花却从未结籽。周末收拾窗台,挪动花盆,意外看到这颗躲在后面的种子孤零零地挂在枝头。我小心地把它安排在一个妥帖的位置,希翼它真的可以自然落地,明春生根发芽。我想起夏日曾特意打开相对的窗户,引来流动的风,也许?

© 漂亮巫婆 | Powered by LOFTER